当前位置 >> 新闻公告 >> 新闻动态
新闻动态
筑梦绿水青山间——《丈量美丽中国》特别篇
 2021年7月5日清晨,教务处、生态与环境科学学院13名教师和14名生态学专业本科生从闵行校区出发,历时14天,跨越3093.3公里的直线距离,用双脚丈量彩云之南。《丈量美丽中国》作为生态与环境科学学院生态学专业首次开设的长时间、长距离的野外实践课程,仅前期筹备便历时两年。在这一门集“德、智、体、美、劳”五育并举的课程中,师生们下至海拔500米的元江干热河谷,感受到了河谷型萨王纳植被的“热情似火”;登至海拔3600米的玉龙雪山,在高山秘境中与万物生灵“亲密接触”;意外来到海拔2400米的哀牢山,开启一场奇妙的“寻亲之旅”;在中科院昆明植物所感悟“原本山川、极命草木”的科学家精神;到西南联大旧址再忆青年时代责任担当;探访寻甸柯渡红军长征纪念馆,接受红色精神洗礼;与寻甸民族中学学生手牵手,一起“寻梦、筑梦、追梦”;同三位援滇挂职干部座谈,从榜样的身上汲取奋进动力……14天的课程实习囊括专业技能训练、思想政治教育、坚毅品格锤炼,14天的经历如上所述,却又不止于此。这14天中,师生们走遍大半个云南,在艰苦的野外实践中接受着对体力和耐力的双重考验,却也体会到了仅有生态学家才能收获到的“无限风光在险峰”的喜悦。14天有笑有泪,从“再也不要学生态”到“上研究生还是要选生态”,师生们在崇山峻岭间,完成了一场与大自然、与生命、与自己的对话!
      2021《丈量美丽中国》也已结束近半月,让我们与参与课程的师生们一起,再次回味这场独特的生命体验。
1

《丈量美丽中国》“行走”路线

刘婕(生态与环境科学学院党委书记)

寻梦 筑梦 追梦
——在《丈量美丽中国》实践课程中共同成长
      两年前第一次听阎恩荣老师介绍《丈量美丽中国》课程时就被深深地吸引了,“读论行动”全新的教学理念和七条线路的实践教学方式让我对教学效果充满了期待。有幸跟了课程的后半程,学生们一天天的变化、生环人的那份认真和坚持让我感动。
      寻梦,在专业学习中坚定生态情怀。从在海拔3200米玉龙雪山腹地第一次野外调查时的手忙脚乱,不知所措,到“最后一公里的元江站”的咬牙坚持、蓄势待发,再到哀牢山生态站的疾步如飞,技能娴熟,学生们生态学野外调查和研究能力显著提升。品自然之美,悟生态之理,学生们在赞美祖国大好河山的同时更增加了对生态学专业的热爱,分享时说着说着就哭了,哭着哭着又笑了这是最真情的流露。 
      筑梦,在教学改革中实现教学相长。两周的外出实践,教与学在交往和互动中良性进行。教师和学生分享着彼此的思考和经验,交流彼此的情感、体验和观念,达到共识、共享、共进,实现教学相长和共同发展。两周的时间,师生在互教互学中形成真正的“学习共同体”。这样的课堂,对学生而言,意味着主体性的凸显,个性的表现,创造性的解放;对教师而言,上课不再是单向的付出,而是生命活动、专业成长和自我实现的过程。
      追梦,在实践交流中践行责任担当。科学家精神学习,西南联大旧址与云师大学生的分享,与援滇干部的座谈、与寻甸县民族中学高二学生的交流,学生们充分发挥自身专业特长,把握时代脉搏,深入认知国情、了解社会,在实践中学真知、悟真谛,无字之书践行人生大道理。
      “是故学然后知不足,教然后知困。知不足然后能自反也,知困然后能自强也。故曰教学相长也。”参与了十天的实践课程让我对这句话有了更深的体会,一言概之:教学相长,并肩前行,同心圆梦。

路葵(生态与环境科学学院党委副书记)

      从云南回来立刻投入了不一样的忙碌,要写几句感想的事情耽搁了下来。“DDL果然是第一生产力”,在“烟花”到来之前,一定要将这段“小作业”完成。其实想说的话不少,但总结课程的收获有“‘阎’‘斯’合缝”组合、“‘健’‘昭’”拆招”组合,我还是不要轻易挑战专业和权威了。
      虽然不是这次野外实习学生的辅导员,但职业习惯还是让我会格外关注学生的点滴。这个班级的学生不过14人,14天的行程下来想要不牢牢记住每个学生也很难。一开始我对这个班级的学生是很陌生的,飞机还没从上海起飞,就听辅导员轶雯说有个学生的电脑丢了,查下来是学生自己忘在安检的地方了;飞机到达丽江,大家刚出站要上大巴,又听轶雯说有个学生把实验要用的贵重物品“扫描仪”落在飞机上了。呃~~“老母亲”深深担忧的心态立刻上线,“这样丢下去,回上海的时候我们差不多可以一贫如洗了吧”。
      带着“老母亲”的一丝担忧,我们开始了彩云之南的“丈量之旅”。工作强度之大有些超出我的预期,14天下来学生带给我的惊喜更超出预期。我就举几个小例子吧。
      SCY虽然常常会小“崩溃”一下,但“自我修复”能力挺强,发言时表现之从容,言语之流畅让我们做老师的忍不住想在旁边附和,“看,我们华师大的学生真的很棒!”
      JQQ是个典型好班长,但让我们最刮目相看的是学习科学家精神的分享会上,她边哭边说“学生态太苦了,我来之前觉得再也不要读生态了,可是来了这里,看到这么美景色,我又好想读生态啊”,这句“哭诉”让我们这些做老师太欣慰了,希望说到做到哦。
      CSZ是个非典型学生,有时和他沟通,脑中会不自觉反映出那张“黑人问号脸”。课程的“最后一课”,是每位同学要去寻甸民族中学给高二的同学们分享5分钟的“微课堂”。每个学生都要在60多名高中生前“登台亮相”,这可代表着师大生环人的形象和水平,活动之前真的担心。活动前一天晚上,学生们一个个“过堂”,惊喜就这样突如其来,最后分享的CSZ惊艳全场。阎老师直接说“可以去投个稿啊”。第二天在高中的分享当然是“圈粉无数”,台下的中学生们对着这位“小哥哥”,个个“眼中有光”。
      YSH也是让我特别感动的学生,野外课程是最能反映出学生真实性的一类课程。我知道他平时的成绩并不好,甚至到了预警的边缘,但他在实习中的认真和迸发出的求知欲、他在实习中主动帮助别人的责任和担当,让我对他的未来有期待和信心。他在“最后一课”的分享中讲述了这次实习带给自己的改变——从“沉沦”到“醒悟”,我相信这位男子汉会带给我们更大的惊喜。
      “老母亲”就啰嗦这些吧~“光环”宝宝们,继续加油啊~
      最后附赠一点感想,写于玉龙雪山探访“植物王国”后(请不要笑话我的语文水平,拿出来分享我也是鼓足了勇气啊):

      这里可能没有网络甚至没有电
      但这里有最美的森林和花海
      到了这里,我恍然明白
      我热爱的从来不是探险本身
      而是大自然蓬勃的生命力和绝处逢生的“战斗力”。

      一朵朵小花可以在高山之巅连成花海
      一株株植物也能在悬崖峭壁野蛮生长
      给自己一个机会
      去大自然感受自由呼吸的力量
      看看那些永不服输的小小生命
      要相信
      每一个普通渺小的我们
      就是组成这美好世界独一无二的存在啊~

      “老母亲”路葵
      写于台风“烟花”到来之前
      2021年7月23日傍晚

阎恩荣(生态与环境科学学院生态学教授、《丈量美丽中国》主讲老师)
丈量七彩云南有感
丽江纳西连古今,玉龙雪山育精灵。
昆植所里缅前贤,种质库内思故人。
滇池治污显盛世,元江酷暑突热情。
惊闻版纳现瘟君,队伍临断转云岭。
红河梯田酿智慧,可惜云雾戏师生。
杜鹃湖边屯大营,哀牢山顶厉激兵。
栲栎松樟万千木,族亲向东似三分。
草木虫兽跨五界,银绳飞器度经纬。
红心随史撑起帆,弱冠奋发力图强。

张健(生态与环境科学学院生态学教授、《丈量美丽中国》主讲老师)
      在14天的野外课程中,我们一起感受到了自然界的风云变幻,领略到了自然界的鬼斧神工,让我更深刻地理解了“自然是最好的学校”这句话。在这所自然学校里,我们看到了云南生物多样性之丰富,与花草树木、鸟兽虫鱼等亲密接触;在这所学校里,我看到了很多同学在其中得到锻炼与成长,这些成长体现在德智体美劳各个方面;在这所学校里,通过将专业学习与思政教育等相结合,我也多次被同学们的团队精神、爱国情怀等深深感动。在西南联大旧址,我听到了那个物理老师在黑板上写下“静坐听雨”四个大字的故事。听雨看世界,这跟我们“丈量美丽中国”课程的理念完全一致。希望同学们以这门课程为起点,多多“静坐听雨”,多多接触自然,更多地了解与探究大自然的奥秘!

斯幸峰(生态与环境科学学院生态学教授、《丈量美丽中国》主讲老师)
      “计划赶不上变化”,“人算不如天算”。这可能是野外课程中令人难以捉摸不定之处。为了开这门课,我们跑了新疆,踩点了云南,但是突如其来的特殊情况,把我们从版纳转移到哀牢山。这中间的种种不确定性,似乎正印证了生态学研究中的随机性,并且在我们的行程中展现得淋漓尽致。哪怕再细致的前期准备,也需要在最后一刻上场时决定。不过,还是由于前期的充分准备,能够在临时改变计划时临危不乱。
      对于野外课程的内容而言,我想带队教师和学生心中可能都对各自开展的课题抱有一丝的不确定性,毕竟野外收集数据的当天是否会下雨刮风,这都影响到数据收集的质量。幸运的是,一扇窗户的关闭总有一扇窗户的打开,比如使用红外相机调查动物取食的实验,获得了超乎预料的结果,因为本还想着会不会有动物来取食果子。所以,野外实验的不确定性,或许就是在查看红外相机照片的一瞬间,在抬头瞅见靓丽的鸟儿那一刻,体会了野外课程的惊奇,发现了自然的魅力。这种不按常规出牌的节奏,这种生态学研究中的不确定性,或许才是确定让人着迷之处。

史媛(校教务处体美劳办公室骨干)
      为期两周的实践课程,老师和同学们每天早出晚归、上山下坡拉样方采样,学生半夜回来还要继续整理样本,强度非常大,但大家都坚持下来了。通过专业老师的现场指导,同学们克服了种种困难,在走进自然的同时也进一步认识了自然,提升了专业技能,增进了体能锻炼,加强了学生们的团队协作意识。在未来,希望学生们依然保持这份热情,为生态学研究继续努力。

黄鲁霞(校教务处实践办公室骨干)
生态学子出野外,不怕辛苦不怕累,
植物王国属云南,绝知此事要躬行。
上山下地拉样方,捉虫观鸟做标本,
起早贪黑忙不停,互帮互助学的快。
思政教育来充电,立志看齐老前辈,
教学保障准备足,五育融合育英才。

瞿轶雯(2019级生态学专业本科生辅导员)
      一路陪伴“青年生态学家”们辗转云南多地完成了为期14天的课程实践,一起在云贵高原流淌过汗水与泪水,一起走过最艰难的“最后一公里”,一起分享“流浪”旅途中的欢声笑语,一起感悟老一辈科学家与新时代扶贫工作者的不易与付出,感谢《丈量美丽中国》,感谢此行中每一个全身心投入的你。相信每位同学都在野外科研和学习过程中不断加深对“生态学”三个字的认识与理解,在咬牙坚持中更加坚定对于学科的初心与热爱。绿水青山见证了你们的成长,绿水青山等待着你们去用心守护!

王娟娟(生态与环境科学学院本科生教务)
      我在《丈量美丽中国》开展中主要承担课程保障工作,老师们亲切地称呼我为“大总管”。“课程未开,保障先行;课程实施,保障随行”—该课作为2019级生态学专业的新建必修实践课程,今年首次开课,为保障开课顺利,自3月10日正式启动后,我就开始着手安排实习地点的食宿、交通以及与基地的对接、疫情防控工作,历时三个月,我协助将实习中涉及到的方方面面基本安排妥当。尽管如此,实习开展中也会遇到各种突发情况,我也全程协助沟通解决。总的来说,建设、实施一门优质的实践课程耗时耗力,师生都很辛苦,但看到学生在实践过程中成长很快、收获很多时,一切都很值得。

张琪(生态与环境科学学院专职组织员)
      《丈量美丽中国》自2019年开始筹备历时2年,这14天的课程自然凝结了老师和同学们的大量心血和深厚期待。昆植所的“原本山川、极命草木”让我为一辈子醉心于一件事的强大精神魅力所感动;从元江干热河谷到玉龙雪山,如此密集的感受不同海拔纬度的生态系统,无疑对热爱生态学专业的师生也是一场学术盛宴,过程中我既激动又遗憾,“如果我的本科就有这样的课程,或许能改变我的人生选择”,在崇山间攀爬的路上,我经常和路老师这样念叨。除此之外,作为一名云南人,也因这次课程,我才得以去到常人无法涉足的生态秘境,14天,我惊奇的发现,这些我看了近30年的山山水水竟然有如此深厚的魅力,对家乡的爱也更加浓郁和深沉。生命在于体验,元江站最艰难的“最后一公里”,也已然变成我生命中“最特别和甜蜜”的一段路。10年前,我把考研方向定为生态学,工作后虽已不再从事本专业,但生态依然对我有无法消除的吸引力,我到底爱着大自然的什么呢?小时候,我爱的可能是爸爸在山里随手给我采的野果,现在,我爱的是那些栖息于大山的精灵,它们仅仅只是在努力生长,却又足够美丽动人……人,亦可以如此。

      下面是来自同学们的心里话......
学生感想 信纸版_1
学生感想 信纸版_2
学生感想 信纸版_3
学生感想 信纸版_4

      结语:

      在人漫长的一生中,14天仅是沧海一粟。

      14天的野外实习,对“新手生态学家”们来说,可能仅是一场野外调查入门,对大自然这本奇妙“天书”的探索还有漫长的征程;对精心准备课程的专业老师们来说,这是卓越育人工程中的一项全新尝试,在传道受业解惑树人的道路上,未来还要面临更多挑战;对勤恳做好后勤保障的老师们来说,这或许仅是自己繁忙工作中稍显特殊的一段工作经历。但当在生活中遭遇挫折,想起玉龙雪山上绽放的朵朵艳丽花朵时,或许能重新唤起斗志;当在枯燥的学习和工作中逐渐迷失方向,想起西南联大旧址铁皮教室里那堂特殊课程思政微课时,或许能忆起为何出发;当面临人生重要抉择困惑迷茫,重忆援滇挂职干部的无悔奉献时,或许能带来答案……“你走过的每条路,终将成为你自己”,这是《丈量美丽中国》为大家带来的一份礼物——在与生命打交道的过程中,望天、触地、见自己。

IMG_8268_副本





图文:2021年《丈量美丽中国》全体师生      来源:生态与环境科学学院

版权所有:华东师范大学浙江天童森林生态系统国家野外科学观测研究站

通讯地址:上海市闵行区东川路500号 200241 电话/传真:021-54341126

台站地址: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天童国家森林公园 315114